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加杠杆被初步遏制

游戏类别:运输车系列
人气指数:4.5星

游戏介绍游戏介绍

中心提示: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6日发布的《利息负担与债务可持续性》报告称,我国经济加杠杆的态势在2016年得到初步遏制。最新估算数据显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6日发布的《利息负担与债务可持续性》报告称,我国经济加杠杆的态势在2016年得到初步遏制。最新

游戏截图游戏截图


中心提示: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6日发布的《利息负担与债务可持续性》报告称,我国经济加杠杆的态势在2016年得到初步遏制。最新估算数据显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6日发布的《利息负担与债务可持续性》报告称,我国经济加杠杆的态势在2016年得到初步遏制。最新估算数据显示,2016年实体部门杠杆率为227%,比2015年下降1个百分点。

报告称,近两年,居民部门加杠杆迅速,仅2016年杠杆率就上升近5个百分点。就规模而言,居民部门债务比2015年增加了6万多亿元。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居民部门去杠杆显著,但我国居民加杠杆迅速,面临较大风险。居民部门债务与GDP相比,我国仍处于相对较低水平,但斟酌到我国居民部门净财产仅占全社会净财富的40%-50%,远低于发达经济体70%-90%的水平,我国居民部门的杠杆率程度较高。

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上升暂时中止,但企业去杠杆还是重中之重,基本原因在于中国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在可比较的国际样本中一直处于最高。据报告最新估算,2016年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比2015年下降1个百分点,解释处于不断攀升趋势的企业杠杆率得到暂时遏制。

报告估算,政府部门杠杆率比2015年下降1.2个百分点。2016年政府部门债务41.4万亿元,占GDP比重为55.6%。国家金融与发展试验室副主任张晓晶指出,从国际比较看,政府部门加杠杆是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根本趋势。就我国而言,只管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是较大隐患,但中央政府仍有加杠杆空间。在企业部门去杠杆的同时,政府部门需加杠杆以维持相对稳定的总需求。因此,当前政府部门微弱去杠杆只是暂时现象,并非趋势性变化。未来政府部门仍可能是一个渐进加杠杆的过程。同时,需分外小心“后融资平台时代”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这主要体现在,地方政府通过设立各类政府性投资引导基金,躲避新预算法的有关划定,并与PPP相结合,或成处所债务新风险点。

张晓晶表现,未来要从三个维度考察债务可持续性:考察实体部门利息负担,特殊是它与增量GDP的比重,分析较高的债务是否持续“转动”;考核政府部门作为债务危机的“最后贷款人”,其自身债务持续性如何;从主权资产负债表的角度,探讨主权资产可否笼罩不断增长的政府债务。

张晓晶称,未来利息累赘可能有所加重,从而不利于债务可连续性。从政府债务率看,中期依然处在不断回升的态势,意味着债务风险上升。联合国家资产负债表看,一方面,政府资产也在不断上升;另一方面,假如政府创新配置资源方式,即通过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更多引入市场机制和市场化手腕,进步资源配置的效率和效益,则政府应对危险的才能在上升,从而使债务的可持续性得到保障。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友情链接: